2006年11月20日 星期一

可憐的是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

老姊的一個同學星空(為保護當事人所以使用假名)因為史蒂文斯–強生症候群(Stevens-Johnson Syndrome, SJS),初期治療病情有穩定下來,
但是在家休養時因為一位大陸看護的專業不夠,導致二次感染,引起敗血症及全身器官衰竭,
目前已經住院四個多月,情況還是很不樂觀,
一天清醒的時間很少,大多是出現幻覺,或是昏睡,
早在今年七月老姊要去找她時就找不到人,而他們家人也沒說明原因,
直到上星期五星空的一位朋友輾轉取得老姊的電話,我們也才知道星空住院了,
全家人知道這個消息真是驚訝,因為星空以前常來我家,我們會去找她,
以前她是個皮膚白晢,看起來有點嬰兒肥是個很漂亮的一位大姊姊,
怎麼樣都沒法和現在聯想在一起,
現在的她瘦到真的只剩下皮,加上肝炎及嚴重黃膽,兩眼呈現無神的黃色,
有時甚至連家人都會忘記,或是看到家人就直說對方頭上有蟲,
由於體內器官幾乎都快不能用了,吃東西不能吃固體,而且吃什麼就拉什麼,
每拉一次皮膚就會再次被感染一次,目前臀部的組織也都因為感染而潰爛,
目前每天要持續輸血,加上全身組織發炎所以發燒不退,
星期六老姊去看星空
幫她換藥翻身時只聽星空自怨自艾的抱怨,
聽不清楚她說了什麼,因為是翻身換藥,加上老姊看到她背部爛了一片,頭腦就一片空白了。

聽老姊講到這裡我也腦筋一片空白,想不到一個健康的女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,
星空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很微弱,手也不能舉,全身無法自己動,
生活就靠著看護幫忙照料,想到以前星空為了考教師的資格,自己一人四處奔波,並且參加大大小小的考試,
生活上非常的獨立,現在變成如此,我想她的心理也是百般無奈及怨懟吧!

星期日(11/19)是星空的生日,
老姊本來要買個豆花(她可以吃豆花,且對她也有幫助)和蠟燭過去慶生,但是很怕當場大家會忍不住大哭,會影響到星空的心情,
所以和另一位同學只買了一束花過去,大家也不敢唱生日快樂歌,連生日快樂四個字都深埋在心理,就怕情緒失控。

去年的生日大家還會出去一起慶生,
今年卻是連生日快樂歌都唱不出口,心理的不捨及難過,只有在場的朋友們了解!
大家嘴裡說著早日康復,心理卻只能希望星空不要受太多苦,

星空的母親今年因為中風導致失明,所以沒法照顧她,家裡的男孩子也沒法照顧她,
現在則是請看護幫忙,家人只能天天到醫院陪她,若要聊天又怕她體力不行,
大多數時間只能靜靜的看著她,希望她這段時間能好好靜養,
朋友們也只能獻上無限的祝福及不捨。

只盼望星空不要留下任何的遺憾。

2 則留言: